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公司新闻 产品展示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新闻类别
行业新闻
    创意中突围 重振“瓷中上品”
    日期:2012-3-12    浏览:3660

    壶的把手制作成树枝状,别有一番味道。 

    制瓷题材越来越广泛,萝卜、毛毛虫等日常所见都可入题。

    法国艺术家在德化创作的作品 

    古龙窑沉淀着悠久的历史 

    拥有泉州元素的瓷器 

    大型高清电视纪录片《南海一号》今起在央视播出。“南海一号”是南宋初期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向外运送瓷器的船只,它装载的瓷器主要汇集了当时著名的四个窑系:福建德化窑的青白瓷、磁灶窑的瓷器及江西景德镇的影青瓷、浙江龙泉的青瓷。

    德化窑沉船古瓷印证了当年“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也见证了千年古瓷都——德化的辉煌。

    这几年,德化瓷正在重振“瓷中上品”的声誉,希望重归高档陶瓷行列,创意、创新成为德化陶瓷从业者们的法宝。

    烧制 革新电窑

    德化陶瓷的烧制技术经历了“以电代柴”、“以油代电”、“以气代油”三个更替阶段。传统的烧制方式是柴火烧制;油窑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本世纪初随着燃油价格的上涨,油窑又变革为电窑。如今,德化大部分瓷窑都采用电窑,电窑对温度的控制较为准确,能控制在±l℃范围内,这种条件下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高,而且不会产生传统柴油生产线上油污染残留在瓷表面的弊病,成品率高。

    不过,电热烧瓷的最高温度在1200℃以内,用于出口工艺陶瓷的生产是比较适合的,温度再高上去,发热元件的寿命、烧瓷成本都将受到影响。对此,德化企业“见招拆招”。在德化隆南陶瓷有限公司的车间内,就采用一种电气混烧窑,自动控制盘上显示着窑内各段的温度,该公司负责人说:“1200℃以内用电烧,如果有的产品需要再高的温度,则在高温段加入少量天然气混烧。这样一来,既可以满足生产需要,成本的控制也比较理想。”

    德化一家大型陶瓷公司则成功研制出大体积工业微波炉烧结陶瓷技术,该种烧法温度可达1350℃。“烧成温度在800℃以下的,使用的电热体是铁铬锂的电炉丝;在800℃-1200℃的,使用的电热体是硅碳棒;在1200℃以上的,使用的电热体则是U型硅钼棒。”

    徐少东甚至破解了世界陶瓷史一个千年难题。据介绍,在德化曾有这样一句话:想要穷,烧郎红。高温红釉瓷由于烧成率极低,被称为“千窑一宝”。在古代,红釉瓷基本上都是出现在皇家宫廷。2004年,徐少东研发了高温红釉工艺,高温红釉烧成的温度为1310度,釉色鲜红,艳而不媚;胎体洁白,晶莹剔透。这一技术圆了世界陶瓷史“高温红釉工艺”的千年之梦。

    题材 融入现代元素

    传统德化瓷的选材多是观音菩萨、关公等一些形象,如今,题材的选取更为广泛。

    德化月记窑的选材就更接近自然,更具时代性。比如,有体现中国哲学静谧气息的作品《毛毛虫》;有表现闽南人出洋后,衣锦还乡的作品《锦衣》;有体现人生过往的作品《智者》;有生活中最常见却有象征意义的作品,如代表好彩头的萝卜、代表发财的花菜等。

    一些作品还特别融入了泉州元素。比如有一整套杯子《泉州·光明之城》反映的就是泉州的文化;还有诸如泉州东西塔一样的实景,被印制在实用的器皿上。

    技法 突破传统束缚

    在技法上,更符合现代人审美需求。

    泉籍知名艺术家吴金填是月记窑的负责人,他说,传统瓷器颜色多数大红大紫,这与现代的审美有些脱节,月记窑首先在色彩上进行突破,让瓷器颜色变得淡雅些;传统的瓷器对人物五官的描摹很细致,而月记窑的很多瓷器线条却很简练,甚至是写虚,比如《智者》,弘一法师的脸部五官都是模糊的;传统的瓷器,整体都是瓷,而月记窑有些作品瓷与陶相结合,比如一些水壶,壶身是瓷,壶柄和壶嘴却是陶;还有的水壶,壶柄甚至使用了木头。

    苏珠庄是德化现代陶艺家协会主席,也是德化瓷雕人中的一个“另类”。他和众多德化瓷雕艺人所创作的传统风格大相径庭,作品虽然几乎也都是白瓷,却充满西方雕塑的韵味,表现的思想也更加前卫和现代。像《误读水浒》,瓷雕里的人物有的弯腰驼背、有的线条夸张,流露出背叛和狡诈的气息,和传统理解的梁山好汉很不一样。“小时候看《水浒传》,羡慕英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兄弟情义。现在反过来看,有了一些变化,不再是小时候想象的那么单纯,里面有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就有一个冲动,想把它表现出来。”他说,“在传承的基础上,要跟当下的时代背景融合起来,这样,就算百年以后,我们的东西也有时代痕迹在。”

    交流 汇聚各国技艺

    目前,月记窑还保留着古龙窑,那是德化惟一还在继续用柴火烧制瓷器的窑。吴金填说,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烧制陶瓷的国家,但经过近现代的发展,中国制瓷技艺已经落后于西方国家。如何让外国认同中国“瓷母”的地位,是目前最有意义的一件大事。月记窑内的古龙窑,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它是世界瓷窑的“根”。把它保存下来,延续它烧瓷的历史,是很有创意的。

    吴金填打算每年都邀请世界不同国家的艺术家,造一座该国最有代表性的瓷窑,围绕着古龙窑,建成一座各国的瓷窑群。“千年一个轮回,让失散的孩子们找到母亲的怀抱。”以此扩大德化瓷乃至中国陶瓷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号召力。

    与此同时,他还鼓励市民DIY制作。“市民可以经过相关指导,随心而发,捏出泥坯。”这个过程,可以锻炼他们的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对小孩子的美育教育很有帮助;同时,可以让更多普通的市民了解德化瓷文化。“泥坯制完后,我们将帮助煅烧。一个星期后,再寄给他们。”

    本土陶瓷在艰难中转型,另辟蹊径

    目前德化有大大小小的陶瓷企业1000多家,不少企业以模仿市场上的流行设计并低价出售为生。于是,一边是穷途末路、没有前景的仿制之路,另一边则面临投入高额研发成本,却被仿制者窃取的尴尬与无奈。

    业内人士担心,陶瓷企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窄。为此,当地政府和企业将“转型升级”当做长期策略,深入实施品牌战略,加大自主创新、节能减排力度,由制造向研发、设计、营销等环节延伸,通过内涵式发展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为促进转型升级,德化还成立了“高档日用瓷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高档日用瓷生产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事业单位加入联盟,整合资源,发展关键技术,合理调节资金、人才、设备,创建分工协作机制,形成抱团发展。

    本土陶瓷的未来,值得期待。